香港刘百温论坛13255com,香港开彩结果现场
当前位置 主页 > 娱乐新闻 >

抗战时 父亲金世柏在山西打鬼子(组图)

2022-01-08 20:50   编辑:admin   人气: 次   评论(

  今年是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,也是父亲金世柏离开我们整整15周年。我踏着父辈的足迹,沿着父亲抗战时期战斗过的地方,也是八路军抗战时期的主战场之一的山西走了一遍。

  行走在壮丽的太行山脉,我首先到了国家一级博物馆——山西武乡八路军纪念馆,参观了八路军将领馆,那里详细记载着八路军抗战时期的历史,收获颇多。又在山西长治市有幸见到了父亲的老战友,父亲当年的警卫员刘先鹏叔叔。他今年已经90岁高龄了,离休前是长治市技术监督局党组书记、局长。

  他见到我们,非常激动和高兴。老人家告诉我,他有个最大的心愿:就是在有生之年见到我们兄弟姐妹中的一个,一是把我父亲在1942年4月参加战斗、负伤获救的过程告诉我们;二是把我父母抗战时期的结婚照(移交)给我们。

  我听到这些话的时候,内心的激动溢于言表。主要是父亲负伤获救的过程我知道甚少,父亲生前也很少提起,就是偶尔提到,也是寥寥几句,草草带过。现在能亲耳聆听当年参加战斗、有着亲身经历的父亲的警卫员讲述,我十分激动。父母1945年的结婚照片,70年了,经历了多少风雨、坎坷,保存至今实属不易。我们兄弟姐妹根本没想到过有这样一张照片,更不要说见过了,更是激动不已。老人家还说,当年的事,在他脑子里清清楚楚,就像发生在昨天一样。救父亲,闯了“三关”,老人家绘声绘色地讲述着……

  金世柏,1907年1月出生于湖北省黄安县(今红安县)二区龙山村一个贫苦农民家庭。青少年时期投身革命,参加苏维埃少先队并任区青工会委员。1929年参加农民协会,1930年3月加入共青团,1931年8月参加中国工农红军,1932年4月加入中国。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。荣获二级八一勋章、二级独立自由勋章、二级解放勋章、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。

  抗战时期,金世柏历任129师政治部干事,386旅171团股股长,386旅政治部科科长,太岳军区一分区政委,386旅18团政委,太岳军区三分区54团政委。参加了百团大战、河北曲乡城固、晋南时上庄、山西潞城神头及向唐铺、青浮、合庐、杨家庄、烟村等战役、战斗。

  那是1942年,抗日战争最艰难的时期。4月3日傍晚,天空中下着蒙蒙细雨,黑得很早,父亲他们正在和日本鬼子激烈交战。

  父亲抗战早期在八路军129师386旅772团任副政委,旅长是陈赓。这一战,父亲已任129师122旅169团政委,团长是战斗英雄王墉。他和王墉性格相投,感情很深,打仗都很勇敢,从不怕死,敢打敢冲,每次战斗,配合得都很完美。

  战斗打响前,上级命令已下,完成这次战斗任务,父亲就调到122旅任副旅长。因此,父亲实际上是以副旅长的身份上的战场。但因为负伤,最后未能上任。

  这一仗,八路军打得非常艰难。当时八路军的武器装备不仅落后,弹药还不足。鬼子不仅武器先进,弹药也充足。上级指示169团必须在规定时间内拿下鬼子的据点,并要求王墉带一部分战士阻击鬼子的援兵,叫父亲正面端掉鬼子的据点。

  鬼子相当狡猾。在据点外面修筑了3个极其隐蔽的暗堡,暗堡上面全都盖满了干树枝、树叶,隐藏很深。而且,3个暗堡是不同时使用的,根本不容易被人发现。八路军第一次攻打,鬼子只使用了一个暗堡的火力。第二次攻打,鬼子见人多了,又增加了第二个暗堡的火力。就这样,一次一次地攻打,倒在鬼子猛烈枪口下的战士越来越多。

  由于时间紧,天黑,雨又下个不停,战士又牺牲那么多,父亲当时急了。他不顾同志们的劝阻,一定要亲自上。就这样,父亲一个健步就冲了上去,警卫员刘先鹏想用手抠住父亲的外腰带,没拉住。父亲带着战士们冲上去后,刘先鹏也跟着冲了上去。

  这时,鬼子的火力从几个方向雨点般地猛射过来。弹雨中,父亲大腿中弹了。这一梭子弹,有一颗穿过父亲的腿,又穿过刘先鹏的绑腿带,幸亏没伤着。

  当年,刘先鹏只有十六七岁,身体单薄,拉不住父亲。父亲倒下后,一身血肉模糊,不知道有几处负伤。日本鬼子的子弹,进去是一个小眼,出口处就是一片炸烂的样子,由内向外翻开着,惨不忍睹。

  父亲这时动弹不得,刘先鹏一个10多岁的孩子,要把父亲这么一个35岁的壮汉拖出战场,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鬼子的火力不减,子弹还在头上飞着。刘先鹏使出全身的力气,一点一点地,艰难地趴在地上,匍匐前进,终于把父亲拖出了鬼子的火力范围,成功撤离出来,这第一关才算过了。

  刘先鹏后来才发现,他的帽子也被子弹打穿了,腿上的绑带被子弹扫过,幸亏都没受伤。

  刘先鹏把父亲从战场上拖下来后,两人全身都是血,他简单地给父亲进行了止血和包扎。

  根据上级指示,要尽快把父亲转移到八路军的卫生所或医院进行治疗。刘先鹏找了两个年长的战士,3人开始了艰难的护送转移工作。

  说是艰难,一是翻山越岭,路途遥远,从运城土门到晋城沁水,100多公里;二是在路上随时都有可能碰到鬼子的巡逻队,要与鬼子周旋;三是护送伤员连担架都没有,全靠背和抬。

  在路上,两个年长的战士换着背伤重的父亲,刘先鹏一直在后面抬着父亲的双腿。艰难地走了约30公里,到了八路军临时搭建的卫生一所。卫生所医生一看父亲的伤口,简单地冲洗了一下说,他们没有药,技术力量也不行,无法处治,赶紧往八路军129师二所送吧!

  在去二所的途中,他们被鬼子发现了,受到鬼子的追赶。父亲怕连累3个战士,加之伤口疼痛难忍,命令刘先鹏把手枪给他,准备自己解决了。刘先鹏坚决不给,说:“首长,只要有我在,就有你在。你坚持着,我们一定要把你送到后方医院。”

  正说着,另外一个战士在附近发现了一个土窑,他们迅速把父亲藏到土窑里,用树枝和干树叶把土窑盖起来,隐蔽好。刘先鹏3人到距土窑几十米的小山坡上埋伏下来,那里能看到土窑。3人合计,一旦鬼子发现土窑,发现父亲,他们就冲下去和鬼子拼了。还好,鬼子从土窑走过,一点儿没发现。

  3个战士继续背着父亲走。到了傍晚,找到了八路军二所,但这个地方和一所一样,不能治疗。没有消毒药水,没有止血药品,只能用水冲洗一下,疼痛难忍啊!父亲坚强无比,让3个战士非常感动。他们说,无论如何要把首长送到后方医院。战士们的行为,也鼓舞着父亲一定要活下去。

  二所所在地是一个小村庄,刘先鹏找到一个村民,借了一块门板。第二天,他们把父亲放在门板上躺着,3人抬着前往晋城沁水。

  在父亲负伤后的第25天,3名战士终于把父亲抬到了沁水八路军医院。说是医院,可不是现在的医院,只是比前面两个卫生所稍微好一点,大一点的地方。

  这关能过,父亲的命就能保下来。这个时候,父亲的腿部伤口已经开始腐烂,气味熏人,肉里长了很多蛆虫,那疼痛无法用语言形容。

  医院非常重视父亲的伤情,首次手术由时任129师卫生部部长钱信忠医生亲自做的。钱信忠当时是八路军医院的专家,很多伤员都是经他手术后治愈的,父亲也不例外(钱信忠解放后曾任卫生部部长)。

  在没有的情况下,父亲在这个医院断断续续做了32次手术,取了48个大小不等的碎骨和3颗子弹。就是这样,也还有很多弹片和一颗子弹未取出来。性命算是保住了。

  父亲到离世时,体内还有99块弹片和一颗子弹。1998年的一天,父亲还到医院取出一块弹片。那是因为人老了,肌肉萎缩,弹片从肌肉里突出,引起皮下凸起做的手术。

  这手术关特别难过,但父亲非常坚强。32次手术,由于条件艰苦,没有一滴麻药,疼痛难忍,生不如死,父亲曾希望结束生命。

  鬼子的武器先进,他们的歪把子机枪,子弹是爆炸型的,打进是个小眼,出来肉就开花,所以弹片特别多,子弹又不好取,再加上肌肉腐烂、化脓,要想保住性命,只有锯掉负伤的右腿。

  父亲坚决不同意,他把手枪放在枕头下面说:“你们只要锯了我的腿,我就不活了。我活着是部队的累赘,也不能再打鬼子了。只要我腿在,你们给我治成什么样,我都不怪你们,我求求你们不要锯我的腿,拜托你们了!”

  在父亲的坚持下,腿保住了,但短了两寸多。刘先鹏也向上级反映,可否在老百姓手中买点吗啡,手术时让父亲含在嘴里,上级同意了。就这样,父亲的第三关才算艰难地熬过去了。

  我父母1945年冬结婚时的照片,非常珍贵,刘先鹏一直珍藏着。老人家说,他把照片交给我,这也是他今生最大的愿望。

  父亲做完手术后,除警卫员刘先鹏外,组织上还安排了一位女同志照顾他,这位女同志叫贾秀英——我的母亲。父亲曾说,母亲是谢富治的夫人刘湘屏同志安排过来照顾他的。

  为了让父亲养伤,组织上安排父亲住在沁水豆庄的一个大资本家家里,男主人叫张示昌,主要是借用他家的火炉烧饭。米和其他吃的东西,都是部队配的。

  张示昌的太太开始不高兴,嘴里嘟嘟囔囔的。刘先鹏恼了,说:“我们是打日本鬼子负的伤,用下你家火炉,为何不高兴?你再骂我们,就对你不客气了哈!”他把枪往桌子上一摆,那女人就老实了。之后,她还主动问,要不要这,要不要那。

  住在豆庄期间,父亲对母亲的苦难身事有了更深的了解。可以这样说,他们是在豆庄相识、相知、相爱的。

  母亲本姓李,叫什么不知道,只知道是山西高平县东宅村人,家里有1个哥哥4个姐妹,她在女孩子里排行第三。因家境贫穷,无法生计,家里把她卖到了沁水一户姓贾的富人家做童养媳,所以改姓贾。不到10岁,她就在贾家什么活儿都干。吃不饱,穿不暖,还经常挨打受气,铁棍烧红了,打在她的头上,那道留在母亲头上的伤痕就是永远的明证。

  随着年龄一天天长大,母亲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大姑娘,1.6米的身段,在当时那个年代算长得高的。对母亲来说,吃苦受累,她都不怕,但要受男人的侮辱,她坚决不从。无奈之下,母亲跳了水井,幸好被八路军救了。

  所以刘湘屏对父亲说,找个苦大仇深的女同志来照顾他。就这样,父母相识了,慢慢地相知了,再渐渐地,相爱了。两年后的一天,组织上对他们说:你就娶了她吧,你就嫁给他吧。两人同意了。

  父母结婚,是在1945年冬。是刘先鹏到阳城太岳军区办的手续,由时任太岳军区政委王新廷签字,政治部主任高德喜审批同意的,父亲时任太岳军区供给部政委。

  他们在晋城办了一个简单而喜庆的婚礼,其实也不叫什么婚礼,就是一个仪式。因为什么都没有,让刘先鹏弄了一桌饭菜,请高德喜、刘忍、毕虎等8位同志吃了一顿饭。那天,刘忍和毕虎找了一位同志,给父母拍了这张照片,刘先鹏一直留着,连我父亲都不知道。

  在老人家心里,这张照片就是我父母那段艰苦岁月的历史见证,也是父母和战友们那段经过战争洗礼的战友情的历史见证。

社会文化      社会新闻      星声星语      体育新闻      热透新闻      汽车资讯      科技前沿      娱乐新闻      教育新闻      金融新闻     

Power by DedeCms